北京PK10
友情文章

寻子漫长路 寻儿夫妻认爹妈竟是人贩的父母

作者:四川 来源:四川新闻 时间:2018-12-10

   

  这是个心酸而又温暖的故事:2006年,广西全州母亲曹美玲,5岁的儿子被人贩子拐骗1+6+3+女+人+网。此后10年间,她与丈夫踏上漫漫寻子路。在一次次与人贩子父母的较量中,他们由敌视,渐渐衍生出温情。惊世骇俗的是,曹美玲认人贩子父母做干爹妈,两家仇人变成亲人。时至2016年1月,儿子蒋峥仍没下落,曹美玲与人贩子父母还奔走在寻亲路上。最近,曹美玲与163女人网取得联系,希望借助《163女人网》,照亮儿子回家的路……

  2006年3月4日,广西全州县才湾镇。这天,曹美玲与丈夫蒋平元像往常一样,在自家诊所为患者治病;5岁的儿子蒋峥去街上玩耍,被一个叫“彭叔叔”的人带走,再也没回来。两个月前,一个自称姓彭的外乡男子来诊所打点滴。他经常不带钱,曹美玲让他先欠着;有时赶上饭点,还留他在家吃饭。与曹美玲一家熟络后,蒋峥亲切喊他“彭叔叔”。

  曹美玲和蒋平元骑着电动摩托车,搜遍了才湾镇大街小巷,得知那个“彭叔叔”已退了旅馆,坐中巴离开了。当晚,夫妇俩向全州县公安局报警……

  曹美玲生于1973年,丈夫蒋平元小她1岁,两人1999年结婚。2001年,儿子蒋峥降生。婚后,小两口在家乡经营诊所。如今一家人卷入不幸漩涡……

   

  曹美玲PS的全家福

  蒋家、曹家人连夜启程,配合警方,在全州县城的旅馆、网吧、车站进行地毯式搜索;曹美玲的父亲母亲、公公婆婆,打着手电筒在家乡的涵洞、水塘、枯井寻找。3天后,大家一无所获,警方一筹莫展。

  2006年5月13日,曹美玲不堪压力,吞服30片安眠药企图自杀,幸好被丈夫发现,侥幸保住性命。

  6月初,有群众提供一条重要线索:2006年1月,彭姓男子曾在邮局取过钱。办案民警顺藤摸瓜,在湖南湘乡县一处砖厂里,锁定了给彭姓男子汇款的陈广文。经调查,陈广文是一名在逃杀人犯,彭姓男子是他的四弟陈广兴,逃亡多年的陈广文由此落网1~6~3~女~人~网。从警方那里,曹美玲了解到陈家兄弟的底细:他们是湖南龙山县塔泥乡人,陈广兴1974年出生。2002年,陈广兴与大哥陈广文、三哥陈广都将老家一名林业工作人员杀死。大哥、三哥负案潜逃。陈广兴是从犯,被龙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出狱后,陈广兴在长沙抢劫再次入狱。拐走蒋峥时,距离他第二次出狱仅两个多月。

  6月28日,曹美玲夫妇在看守所,见到了陈广文,向他询问陈广兴下落。然而陈广文坚称他只汇过300块钱,其余的一概不知。曹美玲的心千疮百孔……这次湖南之行,曹美玲也有个意外收获,那就是了解到,陈广兴的父母健在。她决定以此为突破口。

推荐阅读:47岁老爸颜值逆天 盘点生活中的那些冻龄女神

  2006年9月,曹美玲与丈夫、哥哥、弟弟悲情出发。全州到湖南龙山,全程900公里,中途需转5次车。曹美玲一行历时两天两夜,才到达陈广兴的家乡——龙山县塔泥乡。陈家住在半山腰一个破败陈旧的吊脚楼里。陈广兴的父亲陈化才和母亲都60多岁了,坐在火塘边煨玉米。曹美玲含泪说明来意,陈化才生气地说:“你找广兴,害得我大儿子被抓。”曹美玲压抑悲愤:“只要陈广兴将峥峥还给我,我绝不报警。”陈化才这才告诉曹美玲,陈广兴出狱后,他去长沙接儿子。十分钟后,陈广兴就走了,从此再无音讯163女人网。在陈家劝说两天,老两口与曹美玲总共交流不到10句。困守不是办法,曹美玲失落而归。这年11月,陈广兴被网上追逃。自从联系上陈家父母,曹美玲每月给陈化才夫妇写一封信。信里没有一句埋怨指责,满纸尽是内心的痛楚、纠结。陈化才夫妇从未回复只言片语。

  2007年5月19日,曹美玲夫妇第二次造访陈家。她给陈化才和老伴买了衬衣,给他们孙子零花钱。但陈化才的话依然冰冷:“你别浪费心机,就算知道下落,父母也不会亲手将儿子送进监狱。”

  次日下午,陈化才夫妇借口下地干活,在门上挂一把铁锁,变相驱赶曹美玲夫妇。曹美玲含泪在村里张贴寻子启事,村民很同情她的遭遇,向她提供线索,说陈广兴的前妻带着儿子在湖南道县生活。

  经过艰难寻找,曹美玲夫妇见到了陈广兴的前妻。她哭着说:“两年前,他出狱后找我复婚,被拒绝后将我与父亲砍伤。之后没再联络。”

  陈广兴的嗜血、凶残,更激起了曹美玲夫妇的愤怒!蒋平元决定也绑架陈广兴的儿子,让他的父母也尝尝孩子被拐的痛。曹美玲哭着阻止:“李萍和孩子是无辜的,我们不应迁怒他们。况且这样,咱就由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。”这番话,让蒋平元冷静下来。

  曹美玲继续不间断给陈化才夫妇写信1.6.3.n.v.r.e.n.c.o.m。陈化才虽没回信,但石化的心有了松软……

  2008年5月,曹美玲和母亲再赴龙山。陈化才夫妇的态度终于出现转变:不仅招呼母女俩吃晚饭,夜里还安排住宿。陈化才年近七旬,却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去山上干农活。老无所依的陈化才夫妇,也是最深重的受害者,在默默承受另一种痛。曹美玲心生悲悯,主动帮老人干活。曹母也没闲着。

  这次,曹美玲和母亲住了半个月。离开时,陈化才老泪纵横:“我有4个儿子两个女儿,可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待我。”曹美玲的心蓦然一动,何不认老两口做干爹干妈?成为一家人后,他们肯定希望干孙子蒋峥早日回家。曹美玲诚恳地问:“你们愿意认我这个干女儿吗?”陈母哭了:“我们哪有这个福分?”曹美玲乘机向老两口鞠躬,亲昵地叫他们“干爹干妈”,陈化才夫妇连声回答,老泪纵横。

  曹美玲认人贩子父母做干爹妈的奇闻在家乡传开后,有人骂她认贼作父,是纵容犯罪。她淡然回答:“要是你们处在我这个位置,也会这样。”

  有了干爹妈这层关系,此后曹美玲一年至少三次赶赴龙山。她给陈家吊脚楼苫盖遮雨的油毡。农忙时,她帮老两口干农活;农闲时,她带干爹妈去县城添置换季衣服。2010年10月,曹美玲再做妈妈。儿子半岁时,曹美玲听说陈化才患眼疾,狠心给儿子断奶赶到龙山。她陪干爹去医院诊断、打针。

  此后,陈化才也加入寻亲团来自农闲时,陈化才背着一袋寻亲启事去张贴。2013年11月,陈化才对亲戚撒谎,说自己被查出肝癌,生命期限只剩半年。老人希望这样能将陈广兴引回来。然而愿望再次落空。

  2015年,蒋峥被拐骗已近10年。10年间,曹美玲夫妇没换过手机号码,没关过机,害怕漏听每一个关于儿子的电话。想蒋峥的时候,曹美玲就将他穿过的旧衣服、袜子、鞋子,塞进布袋做枕头,希望枕着枕头能在梦里见到蒋峥。曹美玲的痛,也是陈化才夫妇的痛。2015年11月,陈化才授意女儿给陈广兴用过的手机号发出一条条短信:“你拐骗干姐姐的儿子,她却以德报怨,替你尽孝。如果你还有起码良知,就告知蒋峥下落。”“我和你妈老了,属于我们的时光不会太多,有生之年最大心愿,就是看到你将蒋峥带回家。”

  2016年1月,曹美玲含泪向163女人网记者倾诉:“如果他还活着,今年已15岁了,能上网了。”她泣血呼唤:“儿子,爸妈找你找得好辛苦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  [编者按] 拐卖儿童虽非命案,但某种意义上比命案对社会治安的影响更恶劣。人类诸种感情中,亲子之情是最为强烈的。因此孩子被拐后,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的事件屡屡发生。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这就要求政府、社会形成合力,编织一张安全大网,清理、堵住拐卖儿童的源头。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,也应该加强防范,对孩子开展安全教育,引导孩子学会自我保护。只有这样,令人心碎的未成年人被拐骗悲剧,才尽可能避免。

  曹美玲夫妇的遭遇令人扼腕,本刊与主人公恳请广大读者,捧出一颗同情之心,伸出一双援助之手,留心陈广兴和蒋峥的下落,积极提供线索,让蒋峥早日踏上回家的路163nvren.com。

  来源:163女人网

  作者:玉 萍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抚养继子二十多年,母子感情却因一块“墓碑...